《降魔的2.0》:以灵异讲人情
2017年TVB播出的台庆剧《降魔的》一开始并不被看好,无大牌明星、非大制作、有些土味的预告,让不少观众以为这又是一部“胶剧”。但《降魔的》低开高走,进入第二周后,口碑和收视节节上升,最终成为当年的一匹黑马。在当年的万千星辉颁奖典礼上,拿到了“全球网民最喜爱剧集”奖项。暌违三年,《降魔的2.0》推出,保留了原有的制作班底,口碑较第一季更好,豆瓣评分8.7分。 《降魔的2.0》海报《降魔的》是TVB擅长的灵异题材,讲述的是的士司机马季(马国明 饰)在草丛小解,意外唤醒石精灵石敢当(胡鸿钧 饰),从此他能够看见灵魂。邪魔为祸世界,石敢当与之决战时,为了战胜强大的对手,石敢当化为子弹,马季也凭借它消灭魔鬼。石敢当消失,马季吸走他的灵力,成为降魔大师。 马国明饰演的哥马季虽然是灵异故事,但《降魔的》算不上恐怖或瘆人,它本质还是一部师奶剧,走的也是TVB灵异故事惯常的叙事路线:以灵异写人情。马季长得算帅气,但不修边幅;性格善良,孝顺顾家,同时也有小市民的狡黠;为人讲义气,在一帮的哥中有极好的人缘……每天辛辛苦苦出工,也只能勉强养家糊口。他是一个典型的香港底层市民。马季白天拉人,晚上拉鬼(他有时也不知道是人是鬼)。狭隘的空间里只有司机和乘客,不免跟乘客们聊些什么。千奇百怪的乘客背后,有千奇百怪的人生故事,他们共同汇聚成香港的市民阶层图谱,共同点缀着星火璀璨的香港的夜。 剧中埋的影视梗,《eu超时任务》中的场景和角色无论是鬼还是人,快乐的、留恋的、痛苦的皆生发于这世间的情,悲的是一样的爱别离、怨憎会、求不得……力哥力嫂不断重复着焚身欲火的痛苦,只因为他们不舍亲生儿子马季,而马季无数次在夜晚载着力哥力嫂回家,却不知这对普通的中年夫妻就是他日思夜想的父母;养母梁晶晶(谢雪心 饰)一直担心自己会如算命所说克死儿子,常年到处求神拜佛,只求马季能够平平安安,她谨慎地爱着马季,想亲近又怕伤害他;马季暗恋着医生庄芷若(黄智雯 饰),却由于阶层与身份差距有自卑心理,爱你在心口难开,与此同时女主播贝贝娜(刘佩玥 饰)爱上马季却不幸殒命;马季与石敢当虽萍水相逢,却成了兄弟之交,石敢当离去后,马季肩负起他未竟的使命…… 黄智雯饰庄芷若如果说《降魔的》讲述的是马季如何从一个庸常的的哥成长为降魔人,那么《降魔的2.0》讲述的则是马季的降魔历程,以及作为降魔人必须承受的磨难。《降魔的2.0》依然是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味道。一开篇,马季一边降魔、一边谋生,疲于奔命,帮鬼帮到底后,又是挨女鬼耳光又是被交警开罚单,一贯的“时运低”。虽然成了降魔人,马季的小市民习气不改,咸湿十足,也是让人啼笑皆非。《降魔的》中消失了的石敢当,以马季不幸早亡的儿时好友莫伟豪的“面貌”出现,两个角色均由胡鸿钧饰演,实际上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。儿时的莫伟豪意外溺水死亡,他的亡灵千辛万苦才回到世间,却发现他的位置已被马季取代,心有愤懑;莫伟豪也被海魔下了诅咒,他必须隔绝情感,对人类保持冷漠,才能以正常的面目面对众人,一旦心中泛起七情六欲,就会暴露出恶鬼的狰狞。马季是降魔人,而莫伟豪是魔,降魔人需遵守阴阳秩序消灭魔,两人会走向对立吗? 胡鸿钧饰演莫伟豪《降魔的2.0》中的世间情,有了更多类似的两难。剧集以一个典型的案例做了铺垫。三名中学生曾和一个叫Teddy的同学在水潭边玩耍,Teddy被他们扔下水溺死。Teddy的亡灵受莫伟豪蛊惑进行报复,马季与Teddy展开对决。对决中,他有好几次机会可以降了Teddy,但他不忍心下手。马季的心软与善良其实并不适合做降魔人,因为降魔意味着必须以无情的秩序为最高准则,不能有“妇人之仁”。但在马季看来,比起粗暴的降魔,化解亡灵的怨恨,让他们的灵魂得以安息,才是降魔人的责任。《降魔的2.0》丰富了人与魔的辩证法:在成为魔之前,他可能是最善良的那类人;人却可能比魔更可怕,因为魔常常是人制造的;同时,降魔人也可能为心魔所蛊惑,堕入魔道,成为“恶魔”。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的士司机日子悠哉,成为降魔人就意味着无限责任,个人的生活被反噬,马季已经累得够呛,他会选择轻松的路还是对的路?无法做到超凡脱俗的马季,需化解所有亡灵的怨恨,他承受得住那些沉甸甸的负面情绪吗,他可以战胜心魔吗?马季也必然面临着更多情与理的冲突,他该如何权衡才能做出不后悔的正确决定?鲜有皆大欢喜的鬼故事,毕竟人鬼殊途,最后虽有团圆,团圆中也不免带有感伤;但它又不悲观,因为故事想要表达和传递的始终是民间社会所信奉的价值观:善有善报,一家人最重要齐齐整整,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,怜取眼前人……《降魔的2.0》有早些年TVB剧的影子,有着浓浓的市井味和触动人心的世间情。内忧外患下,TVB与其各种瞎折腾,还不如拾起宝贵的传统,朝花夕拾、旧语新说,这更能打动观众的心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